江西电线电缆

新聞中心色综合天天综合网

电缆业两头受压 电网建设机遇难改困境

發布日期:2010-10-31 00:00 來源: 點擊:

在電氣工業大多數行業一片回暖之際,記者在電纜企業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雖然訂單一直往上增,但是在記者與各企業的交流中仍然感受到大多的都是憂愁。


    原因很明确,对于料重工轻的线缆行业,原材料的价格决定着各企业的亏损盈余。分析人士认为,電力電纜行業虧損的根本原因在于原材料價格過快上漲,雖然國家電網在2010年仍有很多大規模電網建設,但亦難以給處于産能過剩的電線電纜行業帶來根本性的轉機。


電纜行業兩頭受壓


     2010年上半年,一些电力设备企业凭借经济回暖的春风发展十分迅猛,业绩令人振奋,但是处于一级电力设备的电线电缆业务,却没有跟上整个电力行业快速发展的步伐。


我國電線電纜行業在國民經濟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近年來産銷量不斷增長。由于産能過剩,原材料價格猛漲,目前企業發展良莠不齊,行業整合迹象已見端倪。


      据了解,受国际市场价格上涨、国内需求过快增长,特别是流通环节炒作的影响,铜、铝、优质特种钢材等原材料供应紧张,对电力设备公司的利润率影响很大,特别是对电线电缆、变压器这些电力设备子行业的利润率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此前有评论认为,全国电线电缆行业中十大电线电缆生产企业的产值总和仅占全行业的10%左右,产业集中度较低,规模经济不够,产品结构性矛盾突出。国内电线电缆生产厂家,市场竞争也日趋激烈,原材料价格不断吞噬厂家利润,仅全国近万家电缆生产厂家争相瓜分市场份额就对各大电缆厂形成了很大压力,市场一度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甚至一些中小电缆厂进一步降低产品价格进行促销,也使一些大电缆厂家在市场开拓中步履蹒跚。此外,用户对电缆产品调价认可滞后,付款诚信度差也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经营压力。


     在此形势下,各大电缆厂开始从企业经营各个环节控制成本,采取简化工作程序、降低企业内耗、规范业务流程、调整产品结构、扩大对外出口等办法来求得更多生存空间。与此同时,对于电线电缆产品的价格调整也势在必行。


金牛證券研究部鄒建岷認爲,當前的行業現狀是:主要原材料銅價大幅上漲,導致電線電纜企業銀根吃緊,資金周轉緩慢。

G特變公司負責人認爲,公司目前對電線電纜業務的收縮是有利的,畢竟這是一項盈利能力很低的業務,而又占用了大量的資源,還有潛在的風險。


電網建設機遇難改行業困境


在中国一系列的“万亿”电网发展规模中,最为显而易见的就是中高压電力電纜增长。新一轮大电网和大城网建设与改造,将引起新一轮城网建设高潮,也将引起新一轮电缆市场的竞争。


有行業人士認爲,電網建設的發展將給致力發展電纜電線的企業帶來一定的機會,有可能會引起下半年全行業業績的小幅回升。


这次大城市电网改造,涉及的电线电缆产品量大面广,从10kV级的架空线、钢心铝绞线,到高压、超导電力電纜都有需求,还有建筑用电线电缆。

作爲電網建設中最重要的配套産業,電線電纜行業中的衆多企業都希望能把握這巨大的商機,去贏得一定的市場份額。


   业内专家认为,电网改革带来的机遇很大,但是相关公司不一定能把握住,主要是由行业自身发展态势决定的。比如西北大开发,大部分水电站和抽水蓄能电站将采用500kV电缆作为超高压引出线。但是由于国内电缆电线行业仍然存在重复建设与低价竞争,上规模的企业更在少数。目前几乎还没有哪家电缆生产厂家有能力生产这类等级的产品。


聯合證券電力設備分析師楊軍表示,從2004年年底開始,電線電纜行業受到原材料價格上漲打擊很大,企業發展需要墊付資金增多,加上行業之間競爭激烈,即便是電網發展帶來新的機遇,也難以扭轉整個行業的困境。


    有关专家指出,为防止制造业利润为原材料价格涨价侵吞,一方面电线电缆等企业要调整产品结构,减少对原材料的过度依赖;另一方面,政府部门要采取有效措施,促使相关上游原材料行业增加短缺产品的供给。另外,杨军也表示相关企业可以实现“代工制”以降低电力设备企业生产成本。

企業如何尋找出路


    在这样的局面下,电线电缆生产企业开始为自己寻求出路,首先想到的办法就是“期货套保”。所谓“期货套保”,就是指在现货市场上买入(卖出)铜或铝的同时,在期货市场上卖出(买入)同样数量的期货合约,以做对冲。但是这也称不上一个好办法,期货市场充满了不确定因素。早在2004年,旗下拥有3家大型电线电缆生产企业的特变电工集团就因为期货套保,造成了4254.61万元的亏损,这也成为特变电工2004年净利润同期下降14.45%的主要原因。“保值是相对的,搞不好就变成投机,期货比股票的风险还不知道大多少倍。”兴乐集团董事长虞一杰告诉记者,其实并没有多少企业真正通过这种方式成功渡过难关。


在2005年,當國內變壓器行業遭遇矽鋼片大幅漲價時,行業協會曾倡導會員企業集體提價,以抵禦原材料漲價帶來的利潤危機。然而,對于行業協會統一提價的這一做法,許多電線電纜生産企業並不認同。


  “即使不提价我们都面临着价格战的压力。”虞一杰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大多数的电线电缆项目还是采取低价中标的方式,政府采购的项目也是一样。有些企业就借此恶意压价,使得其他投标人根本没有利润空间,而其实这样中标的企业根本连产品的质量都保证不了。


   还有的企业对于协会的号召力表示了担心。一位国有电线电缆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对记者说,“目前行业协会的作用还不明显,有的企业会独自在材料和结构工艺上做文章,使得大家提价的幅度不一样,这样就会导致不了解情况的用户对提价的原因不理解。”有些企业干脆就反对这种硬性的提价方式,无锡江南电缆厂的周浩平主任说,“价格应该交给市场去调节,而不应该搞所谓的价格联盟,这在国内和国外都是行不通的。”


“其實相對于銅,鋁的價格更好控制一些。”在若幹個方案都被否定之後,虞一傑在“鋁”的身上又看到了一點突破口。


“目前我國電線電纜生産企業有50%的銅材都是從國外進口的,價格一般都由國外企業掌控,而我國鋁材料的産量充足,甚至還能供應出口,所以我認爲目前鋁的漲價只是暫時現象,不久之後肯定會回落。”

 

    虞一杰凭借着在电线电缆行业多年的闯荡经验,信心十足地对记者说,“其实就寿命和电气性能而言,铝材电缆并不比铜材电缆差,有关部门应该大力倡导使用铝材料。”

而興樂集團的例子似乎又讓電線電纜生産企業看到了另外一種出路。


     虽然兴乐集团总部的电缆生产基地2009年遭遇了亏损的局面,但集团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十几个小型电缆生产基地却都是盈利的。“因为它们都可以做门市生意。”虞一杰解释说,“门市生意都是现买现卖,铜价涨了,我们电线电缆的零售价也马上可以涨上去。不像大型电缆企业,笔笔订单的周期都很长,周期长就意味着风险。”


“所以雖然現在有很多電線電纜生産企業不斷地在全國兼並企業,卻仍然擺脫不了虧損的面貌。其實他們不如去兼並一些小型電纜廠。”虞一傑爲國內的電線電纜企業又支了一招。


相關標簽:電力電纜

在線客服
  • 客戶服務
二维码

掃描二維碼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